什玖死掉啦

一只玖团子――它只想白嫖

【天国组】别人家的人生

呜呜呜呜快去结婚啊!!!!!!!!!/豹哭

Phosphatebonds:

*cp是天国组,安特拟人,带到一点鬼莱
*接上一篇<平平淡淡才是真>的世界线,两人年差两岁设定,这个故事大概发生在之后七年
*日常向,已经交往设定
*傻白甜小段子,没别的就是想让他们俩结婚X
*写着玩,中二得一笔
*夏天讲冬天的故事X
以上OK?
Go→ ————————————————————————————
地铁站的电子屏显示现在是18:30。
冬天的太阳特别怕冷,不肯多上一分钟的班,所以天黑得特别早。现在夜幕已然完全笼罩在城市上方。
维德刚走出地铁站,冰冷的风就毫不客气地迎面撞来。他缩了缩脖子拉高围巾,往避风的地方走。
哆嗦着手从大衣口袋里摸出手机,看到一条安特半小时前发给他的短信:今天的晚饭我来做!
药丸!好好等我回来不成偏要添乱!
维德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加快步伐朝两人的公寓赶去。 黑漆漆的公寓楼站在冷风中,似乎在等待着维德回家。 维德不敢想象现在厨房里是怎样一副鸡飞狗跳的景象,几乎是连着小跑地绕过楼道里堆放的杂物一口气冲上七楼。
钥匙插入锁孔转动两圈,门还没打开,屋里温暖的橙色灯光先扑面而来。
一起扑来的还有手忙脚乱的安特,「你可回来了,我一不小心又把厨房炸了!」句末带着点委屈的意味。
如果照着维德高中里的脾气现在怕是要打人了,但和不靠谱的笨蛋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早就没脾气了,况且他刚刚也看到了安特的手上包着好多创可贴。
『你这么笨,我还能指望你什么呢?』他叹了口气,脱了大衣顺手往安特身上一挂,还带着一身寒气就一头钻进厨房打扫。
安特在大学里一下子窜高了好多,已经比维德要高了,于是猝不及防地被大衣糊了一脸。


打扫完毕已经是19:00。
维德检查了一下冰箱,还有一根萝卜、半颗包菜、一袋面条确认幸存。
索性就简单点搞个拌面吧。
安特似乎感觉到了维德周围的气压有点不太对,于是不烦他了,很乖地坐在桌子旁边等吃饭。
维德把碗端到桌上,却不急着吃,只是坐下重重地叹了口气。
「那,那个,又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安特立刻抓住时机道歉。
但是维德摇了摇头,掏出一张金色的小卡片放到桌上。
万恶之源,是一张请帖。
『我高中里的同班同学要结婚了。』维德莫名有些丧气,『你记得吗?就是那个狐狸。』他伸手比划了一下狐狸翘起的耳朵。
「……哪个?」
『就是和女朋友在学校搞了个什么盟的——』
「哦哦哦,那个搞传销的!」
『……这么说好像也没毛病。』
安特扯开了小卡片旁边的丝带,里面左边是新人的婚纱照,右边写了婚宴的时间地点还有一些客套话。
客套话没啥好看的,倒是婚纱照拍得光彩照人,狐狸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带着幸福的微笑搂着身披华丽婚纱的女孩的腰,女孩很漂亮,眼角似乎还带着喜极而泣的泪光——那女孩就是他高中里的女朋友,当时所有人都调侃他们赶紧结婚拉倒,没想到真的结婚了。


其实维德收到这份请帖的时候就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结婚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谓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之一。
但在那份请帖到来之前,维德还没有认真考虑过这件事。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一般人结婚的年纪,这件事已经离自己这么近了。
大概他只是觉得在这个时空的某个节点会有那么一个人,在冥冥之中等待着自己。至于自己能不能遇到那个人又要另当别论了,因为有些人还没有明白这次相遇的意义就遇到了一直等待自己的人,有的人寻觅一生也一无所获。
曾经向往着在满足温饱的基础上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脱离常人所认为的圆满人生的模板,自由自在地活着,享受周围人不可能理解的幸福,所以他从不刻意地去追求那些所谓的幸福要素。
然而现在看着同龄人眉眼间洋溢的喜悦,却不自觉地开始不爽,或者说,嫉妒?
虽然对父母印象不深,但维德还是愿意相信,结婚以后就会多一个人无条件地帮自己分担痛苦、和自己分享快乐,结婚说到底还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要不然为什么要发请帖让那么多人来围观自己爱情的葬礼呢?
维德很想找个人聊聊对于结婚的认识,结果一回头安特看完请帖后居然只想着能不能去吃喜酒,还是作罢了。
他不太愿意承认,现在的他突然特别向往这种一般人眼里的极致幸福。


维德收了碗筷放进水槽里。
脑内关于结婚的念想阴云不散。
洗洁精在海绵的搓揉下变成一团一团的泡沫,倒映着头顶的灯光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彩扭曲旋转着,就像咖啡上被搅乱的拉花,搅动着视线,连同脑内纷乱的思绪一同被搅得混乱无比。
『安特。』维德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家务。
「嗯?」安特也放下了手机。
『我说,我们结婚吧?』
空气突然凝固了,同时所有混乱的思绪在这一刻突然明澈了。
完了,我说了什么?!
要放在平常,维德肯定拉不下脸主动说那句话,尽管在刚刚脱口而出的一刹那,他可以确定自己是真心的,毕竟从大学到入职这最艰苦的几年陪在自己身边的只有安特了,维德早就悄悄地把自己的爱分给了他。
现在清醒过来,某种莫名的羞赧开始在心里疯长,维德不敢回头看安特的反应。
「你说什么?」安特的声音在抖,维德不回头也能想象出他头顶的触角因为过于激动而一颤一颤的样子。
『不说了,好话只说一遍!』
他很想逃跑,但下一秒就被人从背后紧紧搂在了怀里——搂得很紧,仿佛要把他融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安特的身体原来这么温暖的吗?
「那换我问你吧,我们结婚好不好?」
安特的气息麻酥酥地吹在耳后,耳廓不自觉地红了。
『随,随便你……』

评论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