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酒

什玖
读作19

经常爬墙
脚踏多个坑

这里什玖 读作19
是小海豹
美工叨是灵魂

【free男子游泳部】
厨 真琴
主 真遥
副 宗凛 怜渚
天雷 凛遥

【刀剑乱舞】
厨 清光
主 冲田组
副 义经组 土方组

【我的英雄学院】
厨 轰
主 爆轰爆无差
副 轰出

【冰上的尤里】
厨 尤里
主 奥尤

凹凸世界:卡米尔 雷卡 安卡 瑞嘉
工作细胞:白赤
hp:德哈 纯情哈德(什么玩意)
渣反:冰九 柳九 (天雷:七九
漫威:盾铁 锤基 贱虫(天雷:盾冬
.
.
.

小海豹努力攒钱供自己爬墙买谷(bu)

fu蝶卡的细节
依旧是糖罐画的 @糖罐er产糖不产刀 (你)

槽一下这个人在卡卡围巾下摆画的蝴蝶翅膀像裂开的鱼尾巴(不)

是自家私设滴fu蝶卡设定 我画画丑就让糖罐来了😌
具体细节以后再嗦还在码设定我去图书馆看看图鉴(……)
卡卡本体是光明女神闪蝶(巨好看!!!)
图84我画的!84我!是蠢糖罐!喜欢你们去fo她! @糖罐er产糖不产刀

后排打爆糖罐

原来是光明女神蝶又改成光明女神蝶闪蝶啦
本来是在两种之间犹豫 个人倾向于闪蝶 沙雕糖罐说第一个有黄色就第一个吧(哈???)
查了一下光明女神蝶身上的白色花纹代表了高贵 商量了一下改成了闪蝶
具体设定在肝
over

存一个 雷卡

很不成熟的设定
很久以前就yiyin过的最近想起来了码一下
背景民国
军官雷x戏子卡
有点难搞就先放放
我要是真的能搞出来我理想中的东西就是有生之年了
我个大垃圾

18年第一画
记住p1 因为它被一摊水和两支笔给毁了(看p2
打算寒假扫描印小卡片送同好(醒醒没人要)
毁的不成样子只能作废
今天的什玖也很垃圾

17年总结

17年总结

可能是17年三月入的凹凸,四月才有所记录
很多东西现在都想不起来了,比如说我为什么入的凹凸,我因为什么才喜欢凹凸
刚入圈的时候自认是个雷厨,当时列表也有很多雷厨太太,也开始看一些la、lk的文章。最早看到的是鸦叔的文,后来开始玩lof,感慨这里真是个好地方,认识了很多太太
后来是在b站看了痛爹的手书――海盗的幸福理论(我记得是叫这个),因为手书吃的雷卡,因为痛爹厨的雷卡,然后从雷厨变成了卡吹
对雷卡的喜爱在看过痛爹手书 如果的事 后感觉更甚
原本也只是在潜水区摸鱼玩,开始陆陆续续发一点丑画,粉也在慢慢涨,我还记得我百fo点图只画了一张还拖了半年,那时候的债恐怕现在已经还不清,我现在也没有那个能力
八月底、九月初,被冰晶er拉进了谷圈,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很多事情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了,现在打算拍拍屁股走人
很多很多我想象中的事情我昨天不能做到,今天没有能力,明天还不一定,我想我还是需要成长
凹凸这个圈子里陆陆续续接触了语c,谷圈,cos等等,现在我要脱身啦
感谢我遇到的那些人,我还记得大家熬夜等着Elisa回来,安卡群里一起怼群主的时候,
雷王星和太太们一起发疯一起聊梗催更,看蛋爹的手书哭的稀里哗啦。好多事情我都忘啦,也可能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总之一起经历过,很开心。大半年过去,一开始的那些人已经不怎么聊天不再说话,熟悉的又是一批人,不知道再过去大半年又是哪些人一起熬夜,哪些人互相忘记
我做过很多很多承诺,实现的一只手就数完了,这就很垃圾了
后半年换了一个学校以后整个人就不好了,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变了太多,语气、行为、心态等等完全不一样。不过很开心,在这里遇到了造造,桂桂,社长,还有一大波人
马上就要期末了,我想先去搞定自己垃圾的成绩,寒假回来开开心心地搞事
我最不后悔的是我喜欢卡米尔,我最后悔的是我没有早一点遇到凹凸
很多重要的人都是在凹凸认识的,很多喜欢的东西都是在凹凸拥有的
我是个很贪心的人,想要的东西很多,想做的事情不少,想实现的目标很远,想成为的自己很强
时过境迁,什玖,拾玖,拾旧,很多东西都要在这里放下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感谢过去一年的陪伴,感谢你们的包容
今年也要一起玩啊

最后立下flag――
寒假痛包社团搞事
暑假血族招摇过市
年底凑齐滑板耳机
来年又是好汉一只
(噫好整齐?)

我是什玖,什玖19,很高兴认识你
TBC.

是玖喃玖喃玖喃玖喃玖喃玖喃 的 互动
是!玖!喃!
可怜喃狗 @彭沙卡拉卡 还死不承认欺骗自我(你等会)
这是我们社的报名表蛤蛤蛤蛤蛤蛤社长要打我(没有 她舍不得)

晚自习火糊
算私设吧
明天用这个去勾搭学妹(醒醒)
画着画着就越来越……………………
凯佬要削我了
画画太丑被关起来

给辣鸡柠萌干的生贺
卡卡是看一个太太画的好看私自拿来改的
不打tag了

第四棒…

满屏ooc
别的没啥了。完全瞎写。

卡米尔一个侧翻躲过一支燃烧的箭,方才所站的位置留下一个圆形的烧焦痕迹。
对方人很多。按照先前收集的资料看不过是个以速度和力量配合取胜的小队,没有料到对方还藏有底牌。海盗团已经被分散了。
卡米尔一向冷静的大脑到了这种时刻也毫不慌张,冷静地分析敌我悬殊计算逃脱的方法,手指飞快地划开光屏试图和其他人取得联系。就在这一分神的空当迎面飞来数支利箭,侧身堪堪躲过去。下一秒耳边传来皮肉被刺破的撕裂声,信息链接被生生切断,强大的力道扯动手臂拖着整个人向后退了好几步后背紧紧的贴住一棵树。被钉在树上的手掌上的痛感一丝一毫的蔓延至全身直至麻木。
“...啧。”
身后这颗大树似乎开始散发寒气,周遭的空气仿佛凝滞了,利箭上火焰的热度也被突如其来的寒冷压制了些。卡米尔顾不得多想,另一只手抓住箭身猛地将其拔出。一冷一热的夹袭使卡米尔有些脱力,额头出了不少汗,靠着树干勉强站立。
是谁...
卡米尔抬头警惕的扫视四周,撞上一对碧绿色的眸子。
安迷修?他刚刚是在帮我?还是……
卡米尔往后退了退却只是更加贴近树干,冰火交杂麻木了半边身子根本无法动弹,现在又来了一个安迷修――那个和大哥一见面就要开打的自称最后的骑士的大赛第四名――他现在无处可逃。
麻烦了。

神仙鹊给我改了一大半但我没发出来因为我要留着自己看!(被打)
然后就这样了。
是大作的锅(……)